烟台长岛:“自是人间轻举地,何须蓬岛访真仙”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3 12:03

  船从码头出发,一直往北开。摇摇晃晃的船舱让气氛变得沉闷,我有些困意,索性把头埋进臂弯,在梦里揉出一张大床,意识也潜入海底。同行的人拍拍我的肩,我起身伸个懒腰,抬眼看向窗外,海鸥在人山人海中穿行,飘逸又飘逸。不知何时,天空被朦胧的雾气所笼罩,似乎是为这迟来的美景作陪衬。天仿佛就是海,而云在海的上空飘。

  走上甲板,海风冲进衣袖,成千上万只海鸥穿着好看的衣服,绕着这船跳舞。倚靠在船边,甚至可以和它们四目相对。它们冲破了彼此分离的小小世界,让船上的人因为同一件事而欢呼雀跃。这水鸟在每个人的心上狂奔,尽情享受着人们炽热的目光。我掰下一小块鱼食,用力抛向船的那端,这可爱的水鸟依旧吱呀乱叫,留给人们一个明晃晃的背影。它太过调皮精明,竟贪心地衔走了一整根鱼肠,却不想惊扰了一位无辜的游客,让人不禁笑出声来,笑它如此嚣张跋扈。

  我踮踮脚,望向望不到边缘的起伏。雾气在光影间雕刻出了山。海鸥尚有余力,用翅膀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,似乎在和这固执的大山吵嘴,抱怨着它的惆怅与想念。天空的颜色反射到眼睛里,目之所及有万种风情,远处是山水画。该还有无数美梦正在做着吧。

  船舱里的倦意依旧时涨时退。窗外,山海仍是山海,飞鸟在白光里穿梭,和铅灰的冷色调相互依偎,朝着下一个远方飞去。我低头抿嘴一笑,轻声哼唱着快乐的曲调。“嘿,好羡慕你,这么多花不完的喜悦。”我对它说。

  船到庙岛,一行人朝着陆地走去。满街的人,我路过熙熙攘攘的叫卖声,淹没在祈福的爱意中。一个女子在妈祖像前焦急地原地踏步,又虔诚地跪地叩头,许是自家的男人出海,为他求一个归来时的春风得意,不知他能否感受到这份鲜活而热烈的情愫。岛上的风吹走心事,让梦留着。

  抬头万里云,下面是烟火气。同行的人拿着刚烤好的鱿鱼向我招手,目光中倒映出一个少年模样。他穿一件蓝色衬衫,似是偷走了天空的颜色,唯只求快活,意气风发地活着。

  月光融融,不知名的小虫在杂草深处跳着华尔兹。我从巷口走到巷尾,人们在一片夜里亮着,像夏夜的火烛,燃成熙熙攘攘的火。大地上的轮廓不明来路不知去向,却都是种种可爱的人与事。岛上的生活让虚度的时光也变得弥足珍贵,我来的稍稍迟,错过了太多氤氲的清晨,便就趁着一天的疲惫歇息,却又偷偷地期待天明后的美梦。

  长岛,这片熠熠生辉的海上仙岛,藏着一座五彩缤纷的花园,让每个踏上这片土地的人都沉醉其中,为不同的风景而热泪盈眶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最像夏天的夏天。不如来长岛吧,忘记前路的风尘苦旅,去找寻那些正合时宜的风情,认真地享受一次,永远都不会过完的夏天。(文/肖国庆)